转载

[转]丁磊:做一个有分析能力的人

    从1989年开始,我就开始认识并接触到电脑,到1994年关注到互联网,再到成立网易,以及过去这几年的丰收,我其实前后走了18年。从1989年到2007年,整整18年我基本上没有在这个行业里偏离过多少。

我一直跟网易的员工讲,做事情一定要有兴趣,有兴趣才会深入。现在你做好所做的事情还有一点利益,有利益才会长久,否则做的一件事情跟你的利益没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光凭兴趣能维持多久,也很难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大。

网易2000年6月30日上市,其实那之后,一直在亏钱,在2001年的时候甚至亏了2亿元人民币,那时候我想,反正公司有钱,亏了2个亿,账上还有8900万美金。但那个时候我又问自己,丁磊你既然这么有钱,还有8900万美金在账上,难道就做不出来一件事情,经营不好一个公司?后来几年,我们总结了犯过的错误,认真学习了西方的企业史,也看《非常营销》,书中说娃哈哈把卖矿泉水卖到新疆的一个小村庄,看完这个书,我马上找到宗庆后问他,是不是真的。得到肯定答复以后,我忽然觉得我们做互联网太单纯了,原先把企业的管理看得太高高在上。因此后来在接受2003年“CCTV十大经济人物”奖的时候,我上去讲一句话:互联网企业跟传统企业没有什么差别,都是应该一步步做出来。不要以为做互联网,就认为自己比较神奇,其实都是一样。所以那个时候开始投入做游戏,四毛钱一小时费用,到我们手里只有三毛钱一小时,就是卖一颗纽扣的钱差不多,赚得很少,但我们还是做,因为我觉得要向浙商的企业学习,一步一步地来。就这样,我们找到了一个赢利点,到2006年,网易的净利达到了12亿元人民币。

我还在学如何对待财富。我认为一个人的财富到了一定阶段后,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其实我在国内花不了多少钱,最多坐飞机坐个头等舱,吃饭吃一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房子最多晚上一个人也只睡一张床,因此财富的再分配是我经常在学习和研究的一个课题,所以过去这几年我也一直在尝试。去年9月份给浙江大学1000万美元的等额配比资金,这个资金不是用在图书馆或者某一个项目,而是别人给浙大捐款时候,可以从我这笔基金里面拿出一笔同样数目。我想在中国做慈善并不是把钱拿出来那么简单,怎么样把钱用好才是最大的学问,这方面我觉得西方有些专门的NGO组织(非营利组织)的模式就非常好,帮助那些希望做慈善的人把捐助的钱合理地用好。所以我觉得,去年在浙江大学的捐赠也是我对待财富的一种尝试。

一个人在自己的人生发展和理想过程中,一定要给自己制定一个终生学习计划。不要以为在大学里,在中学里,在小学里才是学习,其实你到了社会中,在工作单位你都不要忘记学习,都要记住看书,都要记得不断去思考、探索,不断分析和总结,不要停在人云亦云的角度上,做一个有分析能力的人。我相信只有不断学习的人,未来的职业生涯或者人生才一定会非常地丰富,而且精彩。(网易CEO丁磊在“激荡互联网十年”论坛上的演讲)

[转]他们在30岁的时候做了什么

◆ 李嘉诚 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经理 ——————————————————————————–  1958年,30岁的李嘉诚在香港的资产已经突破了千万元,而成为千万富翁的李嘉诚依旧是每天工作16小时,晚上还坚持自学—住的是老房子、穿的是旧式西装、戴的是廉价电子手表,没有任何奢侈恶习。同样在这一年,他留意到自己厂房的租金年年上涨,而香港地少人多、寸土寸金,房地产大有投资的空间,也因此开始了从“塑料花大王”向“房地产巨子”的转变。几十年的勤俭与精明投资,终于成就了他的“超人”传奇。他当年的名言在今天看来也不落伍——“简单的生活令人愉快”。  

◆ 比尔·盖茨 Bill Gates 微软公司创始人、主席和首席软件设计师 ——————————————————————————–  这个当今的世界首富30岁时正面临事业的最大机会。1985年,还只是一家小程序开发公司的微软与当时的PC老大IBM达成协议,联合开发OS/2操作系统,根据协议,IBM在自己的电脑上可随意安装,不取分文;而允许微软向其他电脑厂商收取OS/2的使用费。鉴于当时PC市场兼容机份额极低,IBM不假思索地同意了;与此同时,微软还推出了自己标志性的产品Windows1.0,与IBM的PC一起出售。事实证明,比尔·盖茨抓住了最好的机会–到1989年,兼容机市场已达到80%的份额,4年间微软仅仅在操作系统的许可费上就赢利20亿美元;而Windows的旗帜从IBM开始,飘进越来越多PC的界面,最终成就了庞大的微软帝国。 

◆ 杨元庆 联想集团董事长 ——————————————————————————–  杨元庆30岁的时候已经是联想微机事业部的总经理了。他在联想最困难的时候临危受命,从整个联想挑选了18个业务骨干,组成销售队伍,以”低成本战略”使联想电脑跻身中国市场三强,实现了连续数年的100%增长。  与此同时,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杨元庆在天大的压力下也不肯妥协,让联想的老一代创业者不太舒服。他被一心提拔他的老板柳传志当着大家的面狠狠地骂了一顿。柳传志在骂哭杨元庆后的第二天给了他一封信:只有把自己锻炼成火鸡那么大,小鸡才肯承认你比它大。当你真像鸵鸟那么大时,小鸡才会心服。只有赢得这种”心服”,才具备了在同代人中做核心的条件。  

◆ 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s 苹果电脑、皮克斯动画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  乔布斯的30岁是个噩梦–由于与自己找来的行政总裁史考特不和,而董事局又支持史考特,他负气出走。为了表示恩断义绝,乔布斯卖掉了自己在苹果公司的全部股权。 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中,谈到了当年败走麦城的经历。”在头几个月,我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把事情搞砸了,成了人人皆知的失败者,我甚至想过逃离硅谷。但曙光渐渐出现,我还是喜欢我做过的事情。虽然被抛弃了,但我的热忱不改。我决定重新开始。” 不久后他开始二度创业,公司名字就叫Next(下一个)。  

◆ 赖瑞·佩吉Larry Page和赛吉·布林Sergey BrinGoogle创始人 ——————————————————————————–  30岁时,布林与佩吉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全球超过四分之三的搜寻来自Google,大家已经习惯用Google来表示”搜索服务”的意思,由此可见它的普及程度。 Google的两位创办人现在的收入只有当初创业股票上市时所分得的股票股利,现在的年薪只有1美元,不再领取任何的奖金、选择权或股票。他们开发Google的时候由于缺乏现金,只好自行购买零组件来组装计算机,并在装卸货物的地方四处搜寻没人认领的计算机。”佩吉会遍寻全世界,就为了省下一毛钱。”计算机系统室主管说。由此他带给我们一个宝贵教训:藉由组装、串联低价计算机,也可以成就太多事情。  

◆ 杰克·韦尔奇 Jack Welch 前通用电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  1965年,加入通用5年的杰克30岁,他建议公司建造一座价值1000万美元的工厂,生产塑料制品诺瑞尔。到了指定一名经理的时候,没有人愿意为这种商业价值未能证明的产品去冒险。只有杰克渴望这个工作。 当时所有的家用器具都是用金属制造的,杰克就用诺瑞尔制造出了电动罐头起子,作为可以销售的终端商品。借此他让人们相信,诺瑞尔还可以有许多其他用途,包括汽车车身和计算机外壳等。由于当时的市场对塑料制品的需求不大,杰克几乎走遍了可能的大小市场,不断地让那些婴儿奶瓶、汽车、小器具用品的制造商们了解,利用塑料来制造这些东西,不但便宜、轻巧,而且更加耐用。 ”我这一生中最兴奋、最值得纪念的时光,就是那段使塑料部门突破成长的璀璨岁月,它让我深深懂得,快速流动的水不会结冰。”杰克·韦尔奇说。  

◆ 奥普拉 Oprah Winfrey美国脱口秀女王、哈泼娱乐集团公司董事长 ——————————————————————————–  从一个农家女到都会名人,奥普拉善于把个人的弱势转化成智能资本。出生于Mississppi郊区一间没水没电的农村平房的奥普拉只有一段写满贫穷、缺乏父母关爱、性侵犯、种族歧视的童年。大学毕业后,虽然争取到在电视台主持新闻,但是她的黑人脸孔始终没有带来更多机会,面对现实,她转向访谈节目。 在她30岁那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转折点,在芝加哥电视台担当名人访谈节目的主持人。“做回你自己”成为她唯一的要求。她在节目里大胆表现真我,以“诚恳,告解”式率真风格俘获观众。   

——————————————————————————– 

以上榜样们在30岁的时候,都抓住了转折。而他们做的,无非就是认清自己,解决现在和追逐未来。这看上去是人要持续一生解决的问题。但是30岁的人,因为现实的种种情况,面对的问题更突出一些,由此锻炼出的能力也更优异。 

[转]小说《输赢》之序

人生本是过程,结果并不重要。

一位老人带着爱犬行走在乡间小路,看着沿路的风景,突然间老人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人世。他不知道这条路通往何方,只是茫然地向前走着。走了一段路程,只见前面高耸着大理石的围墙,围墙的中间是流光谥彩的拱门,上面装饰着各种珠宝,门前的道路由金砖铺就。老人兴奋不已,他想自己终于到了天堂,带着狗走到门前,遇到了看门人。

“请问,这里是天堂吗?”老人问道。“是的,先生。”看门人回答。“太好了,里面一定有水喝吧?我们已经赶了很远的路。”“当然有,进来吧,我马上给你水。”看门人缓慢地推开大门。“我的朋友可以一起进来吗?”老人指着狗问。“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允许宠物进入。”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想到狗多年来对自己的忠诚,自己不可能这样扔下它。他谢过看门人,带着狗继续前进。长途跋涉之后,老人看到路边破烂的木门,通向木门的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老人带着狗过去,看见一个人在树下看书。“打扰一下,”老人对看书的人说:“请问,你这里有水喝吗?我们很渴。”

“当然,那边有水龙头,你可以喝个痛快。”看书人指着门内说。“我的朋友可以进去吗?”老人指着自己的狗问。“欢迎。”看书人说。

老人带着狗进了大门,老式的水龙头旁边有一个碗。老人先用碗盛了满满一碗水,让狗喝个痛快,然后自己又重新加满,也喝了个够。他们满足地离开水龙头,回到看书人的旁边。 “这是什么地方?”老人问。“这里是天堂。”看书人回答。“呃,这可奇怪了,这一点也不像啊,而且我们刚路过天堂。”“你说的是那个黄金铺地、有漂亮的拱门的地方吗?”“对,那里非常漂亮。”“告诉你吧,那是地狱。”“原来这样,你为什么不介意他们盗用天堂的名义呢?”

“当然不,他们为我们省了很多时间,替我们把那些为了自己利益而舍弃自己良心和原则的人都挑走了。”

循环是否一定该合并?(转载)

摘自《游戏之旅--我的编程感悟》

程序1:for (int i = 0; i 

好文转载——中国空军的一位将军在昆明基地的震撼演讲

    字有点多,绝对好帖     我是中国文化的继承者,也是中华文化的批判者。过去,我首先是它继承者,其次才是它的批判者。现在,我首先是它的批判者,然后才是它的继承者。西方的历史是一部改恶从善的历史。中国的历史则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古代西方什么都禁,就是不禁人的本能。中国什么都不禁,独独禁本能。西方人敢于展示自己,既敢于展示自己的思想,又敢于展示自己的裸体。中国就知道穿衣服。给思想穿衣服。穿衣服总比脱衣服容易。西方鞭挞自己的黑暗,所以得到了光明。它的思想在驰骋。我们歌颂自己的光明,结果带来千年的黑暗。黑格尔说:”中国无哲学。”我认为中国几千年来没有产生过思想家。我指的思想家,是像黑格尔、苏格拉底、柏拉图,这些对人类文明进程有重大贡献的思想家。老聃,你说他是思想家吗?仅凭五千字的《道德经》能当思想家吗?且不说他的《道德经》有问题。孔子能算思想家吗?我们后人怎么审视他?怎么审视他的作品?他的作品从未为中国人内心提供一个可以对抗世俗权力的价值体系,提供的是一切围绕权力转。儒学如果是宗教的话,便是伪宗教;如果是信仰的话,便是伪信仰;如果是哲学的话,则是官场化社会的哲学。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学对中国人是有罪的。中国不可能有思想家,只有谋略家。中国社会是个兵法社会。我们民族只崇尚谋略家。一个事业上并不怎么成功的诸葛亮被人反复的纪念着。他心胸不开阔,用人也不当。有资料表明他也是弄权者。但恰恰是这么一个人,被抬到了吓人的高度,这也是我们民族心灵的一种写照。在这种社会形态下,有三种行为大行其道: 

① 诡辩术。我儿子今年考上了某大学新闻系,该大学新闻系是中国最好的新闻系之一。我对儿子说:拿教材来我看看。看过后我说,这不值得看。里面有这么一个论断:中国发明了火药。火药传到欧洲之后,冲破了欧洲中世纪封建的堡垒。真是笑话。你发明的火药冲破了人家的封建堡垒,你自己的堡垒怎么没被冲破?反而更加坚挺?在国防大学讨论台湾问题时,有一个观点颇有市场:台湾象一把锁。如果台湾问题解决不了,台湾这把锁就会把中国的大门锁住。中国将没有出海的通道。这是诡辩。我一句话就可以给你顶回去。西班牙成为海上强国后,并没有能阻止它的近邻葡萄牙也成为海上强国。法国多佛海峡离英国只有二十八海里,英国阻挡法国成为海上强国了吗?中国失去海洋关键是历代统治者没有海权观念。 

②对外怀柔,对内残忍。欧洲文明和中国文明几乎同时起步,但是欧洲形成了许多小国家,中国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大帝国。谈及此,我们往往沾沾自喜。其实,欧洲形成这么多国家正是它自由思想的一种体现。它虽然形成了这么多小国家,但是,多少与人类文明有关的东西是从这些分裂的小国中产生出来的,而我们为世界文明做些什么呢?统一江山肯定与统一思想有某种必然的联系。谋略社会是个内向性的社会。我曾经仔细研究过中美两国的差异:中国在国际事务方面基本是柔,在国内事物则是刚。美国正相反,在国际事物方面刚,在国内事务方面柔。我不记得我在哪本著作中提到过这个问题,可能是《对台作战,危险评估》,并做出这样的结论:这是由于文化不同所决定的。中国文化是封闭的,内敛的,内向的;美国文化就是开放的、外向的。大一统的理念也是个内向形的理念。这也是解释我们为什么在外国侵略者面前是羊,在自己同胞面前是狼的原因。近百个日本兵,就能够押着五万名国民party军俘虏到燕子矶去枪杀。不要说反抗,他们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解放战争中莱芜战役,仅三日,我军歼灭敌七个整师,五万六千人。战后,王耀武抱怨:”五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而中国人要自己打自己人,那才叫勇猛! 

③鄙俗。精神鄙俗必然带来行为的鄙俗。精神高贵必然带来行为的高贵。大约二十年前吧,我住的小区发生这么一件事:一对夫妻闹离婚,丈夫把新欢带进家,大吵。妻子跑到楼顶,欲往下跳。围观的人很多。有的人兴灾乐祸地大叫:”快跳快跳!”后来pol.ice把人救下来,围观者甚至感到遗憾。我长叹一声,回到家里,打开电视。正播着一个在欧洲刚发生的真实故事:某国,依稀记得是匈牙利,七十年前,一个年轻的矿工马上要和新娘举行婚礼,婚礼前最后一次下井,但发生了塌方,矿工永远没有回来。新娘子不相信她的爱人就此离她而去,苦苦等了七十年。前些日子重新整理矿井,在坑道深处一汪积水中发现一具尸体,正是七十年前被埋在井里的新郎。由于没有空气,又浸泡在饱含矿物质的水中,他仍如七十年前一般年轻。新娘子已成为白发苍苍的老妪。她扑在心爱的人身上痛哭。她做了一个决定,继续与爱人完成他们的婚礼。那一幕太动人了:八十多岁的新娘子一身盛装,洁白如雪。头发也如雪。她的爱人,依然那么年轻,闭着眼睛躺在一驾马车上。婚礼与葬礼同时举行。多少人都落泪了。 

最能考验我们民族道德水准的事情就是美国发生的”9.11″事件了。9.11″虽然没有改变世界,但是改变了美国。同时,”9.11″ 之后的世界很难回到”9.11″之前去。当”9.11″事件发生的时候,在我们国家,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弥漫着一股不健康的气氛。9月12号的那天晚上,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正在敲锣打鼓。我说中国足球队还没有出线呢,中国队出线要到10月7号,那是最后一场,中国对阿联酋。赢了就提前出线进世界杯。隔了片刻才知道是中国大学生在庆祝美国”双子星” 大楼被炸。我国有一个记者代表团,当时正在美国访问,看到世贸大楼被撞,这些记者团的成员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这是一种文化的浸濡,这不能怨他们,他们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结果被宣布为永远不受欢迎的人。我在北空,那几天部队来人看我,我都问他们对”9.11″什么看法。众口一词:炸得好。后来我讲,这是很悲哀的。如果是这样的人爱中国,那中国还有救吗?媒体就更不用提了,中国最没有新闻的地方就是在报纸上。1997年戴安娜遇车祸去世。你不管戴安娜这个人怎么样,英国王室怎么样,她至少具有新闻价值。世界各大报纸都在第一版登了这条消息,唯独中国的报纸不登这条消息。那天北京各大报纸的头版新闻是”北京市中小学开学了 ”。这条新闻就等同报道”北京人今天吃早饭了”一样,就这个价值。”9.11″第二天晚上,我坐在电视机旁看《焦点访谈》,我想看看那些国嘴们如何评介 ”9.11″这个焦点,结果那天的《焦点访谈》的内容是关于农村party支部加强自身建设什么的。你想看什么?偏没有。你不想听的,偏讲给你。国嘴当然无辜。 1999年美国打南斯拉夫,中国出了一次头。那次出头的代价就是大使馆被炸。这次差点又出了一次头,后来还是以…同志为首的party中央及时扭转了局面。我们这个文化的列车,带着巨大的惯性,载着我们这批有道德缺陷的人,风驰电掣地驶向终点。有人还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