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清楚的记得,2012年的4月9日是我在趋势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拒掉了所有的送行聚会,怀着感恩、遗憾、笃定以及一丝丝的兴奋,离开了趋势,开始了前途未卜的创业旅途。2012年我们做成了 Padgram,2013年做成了 PopU,2014年做成了 FancyKey,2015年上了新三板,其中尝试但没有成功的项目不下30个,坚持到现在,活下来,还活得不错,但其中冷暖,真的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知道。

前面两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写代码,我们从弄清楚一个功能怎么做,到把一个产品生命周期掌握,到建立敏感的市场嗅觉,到建立完整的运营体系,到整理出独特的商业模式,再到建立一套自己的方法学、公司文化,悦然心动真的是自己的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养到4岁,现在他已经具备了自我意识,不再需要事无巨细的操心,但给他的每一次输入,都有可能产生深远的看不见的影响,这时候感觉自己拥有了上帝之手,可是塑造的责任令我亚历山大,我们有非常优秀的人才储备,很好的方法学,而且坚持创新,我们可以做的和认识的东西越来越宽广,做不做得出来已经不是问题,做什么成了核心问题,公司的瓶颈不在工程师、设计师、运营人员,而在于战略方向,在我——我们有了这么优秀的团队,如果最后没有成功,最大的责任在我身上,每想及此,我都无法入眠。

如果悦然心动没有成功,我会终身遗憾,创业者的连续成功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创业本身是对人的身体、心理的极大摧残,就像人一天到晚都在摇滚,会比听轻音乐更刺激,可是也累得更快、老得更快,所以我要珍惜时间,告诉自己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成功的机会,断掉再来一次的念想,好好做好这一次。

创新是创业的核心,不管我们是3人、7人、17人、43人还是53人,都必须坚持创新,而且把创新提升到文化层面,成为从上到下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创新的红利是巨大的,社会的每次进步,每一家巨型公司的出现,无不从创新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开始,Copy 不会赢,Follow 也不会赢,一定要比别人早一点,早太多也不行,容易扯到蛋,早一小步就够了,然后是坚定不移的执行。

什么叫坚定不移的执行?Ken 告诉我,创业路上每天都在克服两种情绪:恐惧和贪婪。这个市场的机会很多,诱惑很多,如何才能坚持?要是坚持的东西错了怎么办?放弃的可能是个大机会,也可能是个正确的开始,所谓的坚持,实则是个辩证的事情。

我命中遇到了刘老师,她点燃了我的激情和欲望,让我对自己内心的追求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进而走上了创业这条路,我或许还需要另一个贵人,能打开头顶上那块天花板,给我洞见未来的力量。

又或者这种力量已经在我手上了呢?未来世界会是中国和美国主宰全球,中低端服务业会是中国服务全球的态势,中国有世界1/5的人口,而我们选择了海外市场,实则是一个比中国市场大4倍的市场,我们志不在小胜,我们不想做个小作坊,我们走上了这条路,这就是宿命。

悦然心动4岁,添添也快4岁了,他们都有了自我意识,当我们小心翼翼的对待添添的教育时,也在小心翼翼的塑造悦然心动的未来,有时候停下脚步,看看长大的儿子,多了几分忧郁的老婆,已渐渐老去的(岳)父母,还有已逾适婚适育年龄的兄弟们,当我们每天都在倡导创新、试图在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的时候,世界回敬我们的,只有永恒不变的时间。

或者这所有,都是 tears in rain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