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luke参观了我的住处,看了住房条件后,不知为什么这位老兄发出“兄弟,你可真能吃苦”的感慨,如果单从物质条件来看,我现在确实退步不少,只是还没有到“苦”的程度,或者我乐在其中吧。

大年二十九下午,趁着阳光明媚,我用了两口气,爬上了喻家山,初雪未融,山上空寂无人,只碰到一位健硕的老教授,未有登高,也未有怒吼,我不是去发泄,也不是去许愿,只是想活动一下筋骨,在一棵树枝上掉着做了10个引体向上,然后下山,作别2012最后的下午,心情平静踏实,估计这也不是luke能够理解的吧。

今年是第二次没有回家过年,上一次是2010年在英国,大年初一还在悲催的上班,相比之下今年算是比较幸福了,可以悠闲的待在家里,有老婆孩子相伴,有岳父岳母为孝,感觉很满足。虽然没能陪爸妈过年,但qq视频拜年时,姐姐姐夫和侄子侄女们上下不下十口陪在爸妈身边,这个年,爸爸妈妈不会寂寞,甚为欣慰。

妈妈给我看过命,说我今年大年初一必须在家待着,禁闭门窗,不出家门,不见生人,我完全照办了,老婆纳闷我这个研究生为何要如此迷信?我答曰,这不是迷信,而是我深知自己的力量之渺小,我是信命的。成功不是简单的个人努力,天时地利运势也是不得不借助的力量,我但求心理安慰,更何况这又不会损失任何东西——除了大年初一那罕见的雪后骄阳之外。

春节看电视,很多媒体都在说放鞭炮影响PM2.5的事情,大都提倡不要放鞭炮,我深不以为然。中石油中石化卖给我们的油质量低下导致汽车尾气不达标,政府粗放式增长导致环境污染,这些才是PM2.5的罪魁祸首,过年放鞭炮无非那么几天,这是延续了几千年的传统,媒体不去问责根本原因,而仅停留在表明文章,向传统文化开刀,毫无畏惧之心,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断层的刽子手。

这两天最happy的事情,是padgram终于破百万了,2012,padgram划过了一条亮丽的龙型曲线,接下来,我们继续画一条妖艳的蛇形曲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