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互联网领域热钱横流,Tech Crunch最新文章的描述讲到:“The funds were raised entirely in seven weeks, mostly from Accel’s existing US limited partners. Ok, part of that is due to a raging Chinese Web bubble: One-quarter of all US IPOs last year were by China-based companies. But it’s still an impressive feat.”

昨天看团队周报,讲到五分钟(开心农场作者)造访Dian团队,不禁回想起09年程延辉(五分钟Founder)给我打过的电话,也不禁想起自己错过的几个创业机会。

第一个错过的机会是Tapatalk,Tapatalk是willie参与创立的公司,我们给他们做了Nokia的客户端,至今这个app仍然在Ovi上,但是Review结果惨淡(窃以为,review在三颗星及其以下的App都算是烂app了),主要诟病是Nokia的WRT技术很不成熟,在很多机器上都跑不起来(Nokia现在已是昨日黄花了,不骂她算了),但放弃与Tapatalk的合作,其实与技术无关,而是沟通问题——主要是我的沟通问题,我缺乏主动性,没有真正把两个团队融合在一起,我当时心气很高,总觉得自己应该有足够话语权,而这正是造成自己缺乏成就感的主要原因。当然,也就是在这之后,我坚定的认为,如果我创业,一定要在创业团队里面有足够分量,给别人打下手还不如留在大公司。Tapatalk现在财务状况非常健康,公司稳步发展,Tapatalk一定可以成功!

第二个错过的机会,是SNS安全,这是我的创新idea,在公司内部进入了Global Submit展示(Global Submit是Trend内部每年一届的全球盛会,idea从全公司挑选,并向公司最高管理层展示),但展示完后,因为各种原因,被搁置起来,我自己也曾尝试推动过,可惜没有成功,后来意兴阑珊,慢慢就不了了之了。半年后Symantec在facebook上推出了一个功能完全类似的产品,叫Norton Safe Web,现在这个服务貌似蛮火的,我的很多好友都在用,而Trend至今仍然没有推出类似产品。错失这个机会,我和几个同事都很痛惜,这件事情让我认识到,想要用公司的资源想做自己的idea真的好难,一方面要尽力施展自己的软实力,游说老大们认同这个idea;另一方面,自己要一直对自己的想法报以持续的信心和热情,坚持坚持再坚持!这件事情让我深刻体会到什么是执行力,要把一个想法变成现实,需要有偏执狂的精神(到此时,我似乎有点领悟因特尔创始人为什么要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第三个错过的机会,就是五分钟,当时程延辉给我打电话(他们当时紧缺做服务器的人手)的时候,我正在上海机场酒店,准备飞到日本去参加Global Submit,当时心情很兴奋,对SNS安全信心满满,觉得待在Trend前途一片大好,五分钟虽然很诱惑,可还是没能诱惑我离开Trend;当时五分钟只有20个人,而现在五分钟有170个人,公司估值2000万美金,据说是中国目前估值最高的游戏公司

回过头来看三个机会,每个都很不错,我错过了,我后悔吗?不!每份经历都是一份财富,我错过,所以才会去惋惜,也才会在未来去珍惜,在Trend快要四年了,我得到的比我失去的多。创业很美,尤其在目前泡沫比较浓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口必谈创业,可是真正能成功的毕竟是少数。人生的精彩,在于你经历了多少,而不是你是否创业了,虽然创业这份经历非常宝贵。

小蜜蜂VOA,是我新的试验田,我要好好经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