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六月

挑战精力极限

已经2个礼拜没有休息了,上周五晚上还是要去上海,睡了8个小时后爬起来听课,晚上去见朋友,第二天接着听课,好累好累,听课效率也好低,更惨的是接下来2周还要在这种节奏中度过…

上海这鬼地方有点可怕,地皮太贵,路边都无法栽树,因为栽了就没法走人了。住惯了南京,习惯了绿色,上海真是一种煎熬。朋友也有这样的感觉,他的上海朋友都建议他去淮海路去看看,god,难道上海人都住淮海路的?

回来时坐了一位上海本地人的出租车,聊到出租人士的生活现状,谁知他居然有点愤青,谈到生活问题突然大声发表自己的评论,有褒有贬,坐他旁边的同事有点受惊的感觉。

贬的是出租车司机的待遇,份儿钱压力太大,上海出租车司机都是干一天休一天,也就是说,工作时间最多达24小时,当然也会休息一会儿,但起码也是17~18小时,即使这样,他们年薪也就6~7万元,很辛苦。相关部门习惯于强调不要疲劳驾驶,谁知现实就是只要做出租车,司机都在疲劳运作着呢。

褒的是,干一天休一天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一天之内有高低峰人流,如果几班倒,显然很难摆平司机间的所得分配,另外交接班都要回公司,交接一下就得几个小时,浪费!最重要的是,几班倒的交接时间很可能跟上下班时间重合,这在南京非常显著——我下班,司机也下班,打车的人排长队,出租车却都是空着跑,因为要回去交接班啊~~~

这一褒一贬,就是这位司机的矛盾,份儿钱压力再大,生活还得继续;自己累点,却能真正解决大家的问题,也可谓一种高尚吧。我坐在车后,觉得自己其实已经很幸福,即使接下来2周还是不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