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二月

家,始终是要回的

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次回家。

回去的时候,因为雪灾,火车晚点,在南京火车站从下午4点等到晚上10点,然后回家睡了一觉,第二天5点半爬起来又跑去火车站等到下午4点半,才爬上了一趟顺路车,本来16个小时的车程,跑了26个小时才到株洲。没有座位,除了在餐车里面混了几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过道里面度过,这种时候,心里感受真的好复杂好复杂,最多的是对处境的无奈、有时候也会后悔这次回家,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一旦停车,车内就会骚动,其中一次停车,甚至还跟乘务员发生了冲突。

好歹回到了家,结果大年三十家里停了电。没办法,谁叫我家那位置那么不起眼,关键时刻,只能被冠冕堂皇的“照顾关键地方”政策牺牲掉。

回来也不太顺利,回来前一天,因为天气太冷,早上骑摩托车送姐姐冻感冒了。乱七八糟的株洲火车站,一开始卖票票就没有了,多花了200买张黑票到杭州东站,杭州东站混乱程度比株洲站有过而不及,广场上那些长途汽车公司都是tmd私人转包商,票价高不说,车只走到南京高速路上就把我们扔了下来,nnd害我坐了一个小时公交才到家。

……

虽然这次回家真的很艰难,但我相信自己肯定不是最惨的。比起直面雪灾的其他人,比起更多大年夜还奋战在救灾前线的人来说,我是幸福的。我的牢骚,不是针对这场天灾,也不是针对我自己的遭遇,而是针对这中间遇到的某些人的道德败坏和趁火打劫行为。我度过了一个很享受的春节,好多年没有这么多人一起过年了,遇到的很多朋友,也让我对自己的未来有更多思考,雪灾,从某种角度让我感觉到回家的伟大,回家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