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应该说是副校长,挺有亲和力的,但仍然不会把俺们小辈放在眼里,^_^
    校长跟记者介绍我们团队,理论层次拔得很高,受益菲浅,现在全国都在提实践教学,但真正实践的,就寥寥无几了,能在这个团队帮助dian老师成就这番事业,我感觉很自豪。后来校长同志又去参加另外一个应酬了,接下来就是教务处长在海聊了,教务处长看起来很年轻,理论水平也很高,看问题有深度,我很佩服他对于自己工作的认识:“我们就是在观察教师中间出现的问题,创造条件,让有价值的东西能够得到推广”,这是一种非常务实的认识,现在的官员能做到这样的,已经难能可贵了。
    不过他对于大学培养目标的看法,似乎太脱离实际了。他说,我们大学培养的人才基础扎实,智商又不低,因此可以成为传统行业的leader和新兴行业的开拓者,我们不是在培养简单的工程师。我觉得这些只能作为目标,在当前教育体系的目标普遍缺失、教育资源普遍匮乏的大环境下,普遍husters就不要做太多奢望了。
    PS:当记者真好,待遇忒高,^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