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创业四周年

我很清楚的记得,2012年的4月9日是我在趋势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拒掉了所有的送行聚会,怀着感恩、遗憾、笃定以及一丝丝的兴奋,离开了趋势,开始了前途未卜的创业旅途。2012年我们做成了 Padgram,2013年做成了 PopU,2014年做成了 FancyKey,2015年上了新三板,其中尝试但没有成功的项目不下30个,坚持到现在,活下来,还活得不错,但其中冷暖,真的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知道。 前面两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写代码,我们从弄清楚一个功能怎么做,到把一个产品生命周期掌握,到建立敏感的市场嗅觉,到建立完整的运营体系,到整理出独特的商业模式,再到建立一套自己的方法学、公司文化,悦然心动真的是自己的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养到4岁,现在他已经具备了自我意识,不再需要事无巨细的操心,但给他的每一次输入,都有可能产生深远的看不见的影响,这时候感觉自己拥有了上帝之手,可是塑造的责任令我亚历山大,我们有非常优秀的人才储备,很好的方法学,而且坚持创新,我们可以做的和认识的东西越来越宽广,做不做得出来已经不是问题,做什么成了核心问题,公司的瓶颈不在工程师、设计师、运营人员,而在于战略方向,在我——我们有了这么优秀的团队,如果最后没有成功,最大的责任在我身上,每想及此,我都无法入眠。 如果悦然心动没有成功,我会终身遗憾,创业者的连续成功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创业本身是对人的身体、心理的极大摧残,就像人一天到晚都在摇滚,会比听轻音乐更刺激,可是也累得更快、老得更快,所以我要珍惜时间,告诉自己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成功的机会,断掉再来一次的念想,好好做好这一次。 创新是创业的核心,不管我们是3人、7人、17人、43人还是53人,都必须坚持创新,而且把创新提升到文化层面,成为从上到下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创新的红利是巨大的,社会的每次进步,每一家巨型公司的出现,无不从创新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开始,Copy 不会赢,Follow 也不会赢,一定要比别人早一点,早太多也不行,容易扯到蛋,早一小步就够了,然后是坚定不移的执行。 什么叫坚定不移的执行?Ken 告诉我,创业路上每天都在克服两种情绪:恐惧和贪婪。这个市场的机会很多,诱惑很多,如何才能坚持?要是坚持的东西错了怎么办?放弃的可能是个大机会,也可能是个正确的开始,所谓的坚持,实则是个辩证的事情。 我命中遇到了刘老师,她点燃了我的激情和欲望,让我对自己内心的追求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进而走上了创业这条路,我或许还需要另一个贵人,能打开头顶上那块天花板,给我洞见未来的力量。 又或者这种力量已经在我手上了呢?未来世界会是中国和美国主宰全球,中低端服务业会是中国服务全球的态势,中国有世界1/5的人口,而我们选择了海外市场,实则是一个比中国市场大4倍的市场,我们志不在小胜,我们不想做个小作坊,我们走上了这条路,这就是宿命。 悦然心动4岁,添添也快4岁了,他们都有了自我意识,当我们小心翼翼的对待添添的教育时,也在小心翼翼的塑造悦然心动的未来,有时候停下脚步,看看长大的儿子,多了几分忧郁的老婆,已渐渐老去的(岳)父母,还有已逾适婚适育年龄的兄弟们,当我们每天都在倡导创新、试图在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的时候,世界回敬我们的,只有永恒不变的时间。 或者这所有,都是 tears in rain 吧。

写给32岁生日

生日过去几个月了,这篇文字才能写完,各种情绪太复杂。

跨过32岁,但随后发生了好多大事情,喜忧交加,fancykey iOS被(暂时)下架、丈母娘生病、我们有了第二个孩子,以及随之而来的分身乏术。

但心情总体来说还是愉悦的,因为异常也是常态,短期的不顺利,也没把我压垮,悦然心动很稳固,我们有足够的智力应对异常。

顺境的时间,就要想到危机的到来,任何过度攫取和骄傲自满,都终会迎来惩罚,我是努力型选手,进一步要折三分,时刻得提醒自己大意不得。

我不会准备了100%才去做一件事情,虽然很多艰难,但艰难已成习惯,我想跟老婆讲的是,再艰难我们也要把孩子生下来,养大成人,原因只有一个:添添需要一个伴儿。

回顾2015,我们的团队做过很多尝试,有很多收获,也有失误。我们到底要做一家什么级别的公司?一亿美金?五亿美金?还是十亿美金?谁不愿意万众瞩目?谁不愿意改变世界?谁不愿意当独角兽?

方向和努力同等重要,2015我们曾经非常非常非常想去做十亿美金的公司,为此我们聊了很多投资人,研究了很多big方向,直到10月份,我才醒悟,最big的方向就是自己,就是自己的方向,我们所热爱和擅长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A轮及以后的投资人,如果他没有创过业,是非常容易误导人的,因为他们眼里只有独角兽,只有资本市场的热点,除此之外的事情都没有价值。

人类以高等生物自居,人们在制造热点、追求荣耀,昨天转型移动,今天混战O2O,明天追求VR,我们每天都在追寻,可是我们的生活更好了吗?我们更快乐了吗?岁月在碾压我们的身体,把我们化为灰烬后,我们会留下什么?而留下什么又是否重要?

我们应该更均衡一点,疯狂的追求之后,有一天可以取得阶段性成果;在不断进步的同时,能够多念及落后的好处;我们是为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和生活,不是仅仅为了证明自己曾经存在和活着。

接下来,要多跟创业者在一起交流。

写给自己的30岁

(生日那天下午就打算写篇博客的,突然发现最新的iOS 7导致Padgram出现一些bug,其实事情可大可小,但正好给了我偷懒的机会,一拖再拖,已经到了国庆的最后一天,高铁票买到了3个小时以后,逼迫自己坐下来总结心情。)

30岁让我感觉压力倍增,有种人生过半的感觉,而成功看起来仍然很遥远。我不是那种要奋斗终身的人,每天打满鸡血工作12个小时,会让我忘了工作和生命的意义,我希望有起码的财务自由,50岁后能随心所欲,专心做有影响力的事情。

创业已经进行18个月了,到10个月的时候,我们就盈利了,这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还算不错的成绩,但是随后的几个月,我们面临了增长的烦扰,这才意识到,创业的本质,是探索可持续化的商业模式;可持续化的重要特征是可规模化;风险资本的加入,是支撑探索的成本、加速探索的进程。如果我们没有拿投资,我们完全可以把Padgram作为一个兴趣爱好来做,那样我们已经可以拿到非常丰厚的回报了,但是我们已经走了风投的路,就注定要去寻找一个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因为风投追求的,不是一个兴趣爱好,而是几十倍上百倍的获利!

通过过去18个月的努力,经历了盈利,悦然心动已经走过了他1.0的时代,我们已经有了10位优秀的成员,有互补的领导团队,我们的产品和设计短板补齐了,技术积累更加扎实。我们将要进入悦然心动2.0时代,2.0时代的根本任务,是找到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我们要成为风口那只飞猪!

进入2.0时代,抉择是个煎熬,因为我们曾经那么快就盈利了,我们手上也有别人做得很成功的项目(但我们不确定自己能否做成功),我们还有500万下载用户(但他们是否是真正属于我们的用户,还未有可知),这些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包袱!

人生就是如此,从来不让你干干净净的去抉择,可是只有那些干干净净去抉择而且勇敢的去执行的人,才会成功。所以即使团队有不同声音,即使要丢掉我们已经到手的芝麻,我们还是要勇敢的去追求那只大西瓜,这是创业的使命。

做什么,不做什么,认清自己最重要。我们是工程能力超强、原始创新能力稍弱的团队;我们缺乏行业经验,进入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巨大的努力;我们了解相对深入的是篮球、母婴,可是未有找到合适切入点;我们的市场嗅觉还算灵敏,可是执行和策略比别人慢了一个身位。

认清大势也很重要。图片、社交、LBS已经成为各类产品的标配,很难把单项拿出来作为一个产品;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创业的机会点不可避免的要到具体行业中去找;大众生活领域的创业竞争会非常剧烈,小而美的、为特定人群服务的产品更适合创业,这些产品做大后可以被整合收购,也可以自营产生良好的收入。

图片方向的机会点在哪里?我们要全面转型做游戏吗?还是转入一个具体的行业?这是个难题。

当然,30岁的生活,不仅仅是创业。父母老了,儿子长大了,很多有压力。。。。